游泳

【星月】白狐(传奇小说)_a

2020-01-18 07:59: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瞎眼老太太摸摸索索接过鹦鹉叼出的一张折起来的纸条,捏了捏,突然惊恐起来,空洞深陷的坏眼似乎充满了恐惧,半晌,抖抖索索的递给我,我打开见到两个字:有狐。

“什么意思啊?”

同伴们围着看这张纸条,有人打趣道:“是说你有狐臭吗?”还在我身上闻闻,“没有啊。”大家笑起来。

我本来就不信这个算命的老太太,这时老太太空洞的眼睛突然对着我竟有了意味深长的意思,“我不能说,你自己会知道的”。

“切——”我们都没了兴趣,准备掏钱走人。老太太却断然一挥手:“不用给钱了,我不收钱。”

这倒使我们诧异“为什么?你不是做生意的吗?”

瞎眼老太太准确的指着我:“因为你,因为你有文气,”她鼻子又贪婪的吸吸,“我好多年没闻到这么清香的味道了,这几年臭味越来越重了”

我们都认为她在故弄玄虚,她的名声大概就是这么来的。我们走出了她那间黑屋子,车子发动后老太太竟追出门来,青筋毕露的老手激动的挥舞着,汽车发动的声音也没能掩盖,我们清晰的听见她的喊声:“她来了,你好好对她……”

我掏出100块钱塞到她的手里,她呆立不动,却见她深陷的坏眼睛里滴出两滴巨大的、混浊的泪滴,我心里便有些不快,车子开出去后我回头看去,老太太仍呆立不动,突然手一松动,那100元钱“嗖”的一下飞走了,我的心随即沉了下去……

这是在清水镇一个有名的算命老太太,我们也是听人介绍找来的,本来我不信这个,那几个同学兴致盎然的,现在搞得如此扫兴。之所以要来算命,缘于最近我总是做一些怪梦,我总是梦见被一利爪挠,胳膊内侧、脊背、还有胸口,然后是一红色的灯笼引着我走向一座古典的高台,灯笼不断的熄灭,就有人拼命的打着火石、火廉去点亮它,借着打火石的火星,依稀见持着火石、火廉的是一对爪子,有时不断的摩擦,火石却很难打着,便有个女人着急的哭泣声传来……

早上起来洗澡时会真的发现胳膊内侧和胸口有红红的挠痕,不过我没放在心上,可能是皮肤痒,自己挠的,可昨夜梦见胸口有只毛绒绒的东西使劲的拱我,有女人的哭泣声,而且很大声,接着背部好像被什么东西使劲的挠了,痛彻心扉……今早起来便精神恍恍惚惚的,下午跟同事一起打羽毛球,汗流透了脊背被淹的生痛痛的,我脱了衣服试汗,身后一个同学惊呼了一声:“天哪,谁这么残忍,把你挠成这样。”我对着镜子看才发现,后背有三条深深的挠痕,已经出血并且干结了,起挠处很深,然后慢慢的浅下来,若有若无处竟还有好长,好象挠的人意犹未尽又心软了下来。我心中十分不解,告诉我的同事我做的那个梦,于是就有了去算命这一幕。

回来的路上我突然有所悟,转回身问朋友:你们知道诗经上有首诗叫《有狐》吗?

朋友说那就没错了,算命老太太弄些名著的固定词语故弄玄虚,大家嘻嘻哈哈扯一阵,我也就没放心上了。回来后我百度了这首诗,心里却有种异样的感觉: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回到江南已经半年多了,工作内容跟我以前在那座发达城市所干的大同小异,这么多年的积累和专业学习,工作起来还是得心应手的,还好我已经过了雄心勃勃的年龄,该享受的都已然享受过了,在这座小城市里浑浑噩噩应该就是我的归宿。

我的位置不高不低,报酬来时谈得也很成功,以前的积蓄足以使我在这城市过得滋润,只是寂寞些,那也是我乐于享受的。娱乐就是一些体育运动,多是和当年的老同学,江南客车制造厂是年轻的企业,我这个年龄很难找到合适的同事做朋友,偶尔去泡吧,那个叫阿曼尼的酒吧不错,不过很快因为 被查封了,硬逼着我过严谨的生活。

去一个的一个窗口报工作流程,那个年轻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生牛气十足,我耐着性子和她周旋,当耐心没有作用时不得不使用了大叔的智慧和魅力,然后她带着羞涩的微笑顺利的完成了我的指令,脸上的疙瘩熠熠生辉…….我觉得没趣和郁闷。出了大院想抽根烟,烈日炎炎的我只好戴上太阳镜躲到一个阴凉处点上。

一个女孩也过来躲避骄阳,这是一个眼角略微上挑的女孩,鼻子细长,薄薄的嘴唇抿着,粉色的连衣裙外套着窗口办事员的外套。这时我突然觉得很奇怪,我带着黑色的墨镜,为什么能看见她的色彩,我摘掉眼镜再带上,真的是这样,看别人时却不能看见色彩。

我诧异之际,有些发呆,她觉出了我的异样,侧过身看着我,这时更奇怪的事发生了,一阵风,一阵没有任何征兆的风打着旋,只在我俩之间盘旋,我的衬衫被向后吹起象穿着斗篷,脊背空空的,汗立即被吹干,那几道挠痕在隐隐作痛。一片落叶在我俩之间盘旋上升,在她的眉宇间时忽然不动,我伸手捉住,同时捉住了她的眼神……

——五百年前一个书生在一座破庙里读书,虽然很穷但书生坚持穿长衫,一来是读书人的面子,二来睡在门板上时可以既垫且盖。今晚怎么下这么大的雨,雷声象在耳边刺炸,长衫已经完全不顶事,书生冻得瑟瑟发抖,不得不起来生起了一堆火,担心火会点着这座破庙,会被庙祝骂死,只得不睡了,借着火光看着《资治通鉴》。

又一声炸雷,火突然暗了一下,有什么东西窜了进来,书生惶恐的四顾,什么也没发现,火光又明亮了。这时书生有些发抖,胸前烤热了后背却还是冰凉,担心自己会生病,便站起来离火堆近一些,解开长衫露出瘦骨嶙峋的胸脯烤着火。当书生脱下长衫转过身再去烤后背时,看见了一团白色的东西。

那团东西发现书生目光转向它时,先是慌成一团,东西各窜了一下,然后停住,由瑟瑟发抖然后慢慢安静了下来。而这时轮到书生瑟瑟发抖了,他发现这是一只白色的狐狸,细长的眼睛细长的鼻子,鼻尖有一点红色,嘴巴蠕动时尖牙露出来,巨大的白色长尾在这样的天气里竟没有沾上一丝灰尘。

书生和狐狸对视着,狐狸的眼神由惶恐到安静,渐渐转变成凶光,书生能感觉到它的眼光略微下挪了点,瞄准了自己的咽喉,顿时嗓子开始发干,喉结颤动着,两条腿抖的像被拨动的琵琶弦。

狐狸的眼神突然亮起来,然后身子向后略缩,前腿直立成了一个后仰的支点----书生知道它就要扑过来了,恐惧的尖声大叫起来,但他没有听见自己的叫声,一阵滚动的炸雷仿佛就在这破庙顶上炸响,整个个破庙抖动起来,然后书生看见狐狸象被什么罩住了,盘卧着,两只前爪惶恐的遮住自己的眼睛,身上霎时间满是肮脏,巨大的尾巴扭动着、扑棱着,沾满了灰尘很快变成了黑色。雷声过去后书生冷静下来,知道自己死不了了,狐狸是避雷而来的,自己的智慧可以收拾的了它。

狐狸抬起头来,很疲惫很茫然的眼神,看见书生时还努力想作出凶光但已无能为力了,书生努力直视它,尽量使自己凶起来,它开始连书生都畏惧了,甚至直不起身,腿徒劳的蹬了几下又颓然坐倒。书生走近它,它满是乞求的眼神看着书生。其实书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担心它恢复后肯定还会吃掉自己,所以只能上前,让它怕自己。

又一道闪电,雷声旋至,雷声之前书生清楚的听见了狐狸的哀鸣,不知为什么,书生突然用自己的长衫展开来铺盖在它身上,它抖动的身体立即平复下来……

第二天一早天就放晴了,书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先是发现长衫盖在自己身上,并且还有很多干草,奇怪,昨晚那么大的雨怎会有干草,然后觉得自己满口的芬芳,突然想起昨晚那只狐狸,惶恐的一跃而起。

破庙不大,一眼就可以扫完,它显然已经走了,火早就灭了,突然发现柱子上有字迹,书生对这破庙很熟悉,应该是刚刚留下来的,走进一看,使用刚燃尽柴炭写的,字体拙劣,歪歪扭扭的:谢谢你,文曲星,来生报你恩。

奇怪的干草,奇怪的香味,奇怪的字……

500年后我捉住的这个眼神是不是那只狐仙?

树叶被我捉住的那一刹那有股奇香突然弥漫在周围,刚才还烈日腾腾的却突然变得清凉,她因为烈日眯着的眼睛倏地睁开了。她的眼珠黑中有些泛黄,睁大时眼角的上挑十分明显,风继续吹着,也向后掀起她的外套,里面束腰的连衣裙显出腰部绵长优美的弧度,要命的是,她微笑时有两只尖牙显现……

风停了下来,我正斟酌要说些什么,她先开口了:“我们认识吗?”

“不认识”我说,有意等着她的下文。

果然她按照搭讪的套路在走,“绝对认识”她断然说道“而且不是在这儿,也不是现在,好像是很久以前认识的,特别熟悉。”

我继续配合她:“是亲切的熟悉,还是仇恨的熟悉呢?”

她脸上忽地泛起了妩媚的红晕,假装凶狠的样子:“仇恨的,看见你恨不得咬一口。”

我胸有成竹的笑笑:“那应该是上辈子的事,这一辈子我没做过坏事。”

她笑的更妩媚:“可能哦,没准上辈子我是死在你手里的。”

我假装思考了一下:“那就准没错了,上辈子我是杀猪匠。”

她噗嗤一声笑了,伸手来打我,我就势握住她的腕子,她没有挣扎,就这么握着。她的皮肤润滑清凉,我心神一荡。

有公交过来,她挣脱我的手要上车,我不假思索的跟着她也上了车。车上竟然还有个空座,我让她坐了然后站在她身边,她的裙是低胸的,我若低头便可窥见她的春光,于是我作远眺沉思状,她的香味弥漫我的鼻息,说真的这香味确实好熟悉,我回忆何时领教过这香味把自己弄得恍恍惚惚的。

她拉拉我的衣角,我低头望去,她指指我的手机示意递给她,我递给她后她飞快的输入她的名字和电话,然后保存,再拨通,再在自己的手机上保存,一串动作快得让我眼花缭乱,又示意我低下头去:“你叫什么?”

我对着她的耳朵说了自己的名字,车晃动时不小心嘴唇触到了她的耳朵,急忙直起身来,她使劲揉揉她的耳朵,然后转对着我笑的灿烂而妩媚,这一笑容让我心一动。

因为还在工作时间,我陪了她一站就下车了,打的回原地取了自己的车,回到单位后就开始等着。果然不到下班的时候她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声音甜的起腻,单刀直入的:“你今晚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我是闲着也是闲着,于是约在了市里的一个西餐厅。我离得很近,就先到了,她换了一套衣服,晚上看起来比白天漂亮些,坐下时先翻了翻她高高的衣领给我看,我不解的望着她。“哈哈”她说,“这样你就偷看不到我了。”

我更是惊奇:“我有偷看你吗?”

“得了,还装,白天在公交上,你贼眼老往这儿瞄”她示意自己的胸部。

这是我在这江南小城第一次接触到说话如此直接的MM,便原谅了她的自恋。“哦,那你以后要保护好自己,不要给我这样的偷窥分子可乘之机。”

“没有啊,我平时很注意保护自己的,只是碰到你,就没……”

“我们很熟吗?”我打断她。

她嗫嚅了一会儿说:“我今天想了一下午,就是想不起在哪儿跟你认识的,但就是觉得跟你熟的不得了,而且是很亲切的那种。你知道吗,我看见你的第一眼心里砰砰砰的直跳,好象突然在一个很熟悉很舒服的环境里……”

“你多大了,谈过恋爱吗?”

“22,没谈过。”

“你知道我多大了吗?”

她摇摇头,我以前也碰到过迷恋中年男人的小女孩,尤其在那座沿海发达城市,但在江南这个保守的内陆城市不该发生,而且小女孩会很麻烦,知道她的岁数后我决定打消暧昧的念头。

我故意装出一副邪恶的表情,“我比你想象的要老得多,有过的女人足足有一个加强连,而且我对爱情都没兴趣,对女人更是玩世不恭。你很漂亮,我不排斥你,但我不会给你任何承诺,也讨厌女人纠缠我,你还会对我有兴趣吗?”

接下来我仍用邪恶的目光看着她,等着她的眼泪掉下来,然后结束这顿还没开始的晚餐。她直直的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说:“点菜吧,我饿了。”

这女孩几乎不吃什么蔬菜,我还特地点了女孩爱吃的水果色拉,她也只是象征性的沾了沾,自己要求牛排六成熟,血淋淋的切开了送到嘴里,一次对视时我分明看见她的嘴角有血渍…..

买单时她坚持要付,说是她约的我,这让我觉得她是个欢场高手,所以决定送她回家,看看下一步是什么。

到楼下时她执拗的请我上楼去。“给你父母看见不好。”我知道一旦上去有些事情不可避免,所以先试探。

“她们在外地,”她深吸了口气,眼睛里突然射出一种离奇的光芒,声音也变得朦胧:“你害怕吗?”

我机械的摇头,然后就跟着她上了楼。

她家的房子挺大,闺房布置的妖里妖气,招贴画女郎是我以前没见过的奇异眼神,竟还是古典的风格,甚至有书法作品,字体在我看来有些拙劣,但仔细看会被一种诡异的感觉吸引,有一副竟像是木炭灰写的,只有“文曲”两个字,我觉得异常熟悉,愣愣的对着出神,好久好久。

共 1 60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一觉醒来,身体上莫名的挠痕触目惊心,于是到瞎眼老太太那里去算命,老太太欲言又止,欲说不能以及不收算命钱的怪诞举止让“我”充满了狐疑。“我”到窗口办事意外邂逅一叫胡晴晴的美女,与她是初次见面,却有相识多年的感觉。思绪飞回到五百年前,“我”的前生是一个寒庙苦读的穷书生,一场雷雨让我与一只白狐不期而遇,虽然彼此害怕对方,防着对方,天性的善良战胜了懦弱与胆怯,“我”脱下长衫为白狐遮挡寒冷,躲避雷电,从此与白狐结下不解之缘。作者用夹叙的手法,回到当代,与那位叫胡晴晴的美女开始了交往,她纯洁无暇,她魔力无边,治好了我几年的梦魔与失眠,一次“我”遭遇车祸,本来灵魂已经游离身体命丧黄泉,可奇怪的是胡晴晴却将“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我若有所悟,再次找到算命的瞎眼老太太,在她的暗示下进入梦里,与白狐再次相会,原来“我”是明朝大才子解缙,著名的《永乐大典》总编撰,因为正直违背了明成祖朱棣废掉太子的旨意,还斥责了干预朝政的王公公,最后惨遭雪埋冻死的可悲凄惨结局。也从一个侧面反应了明朝君主残暴,东厂助纣为虐,太监干预朝政的政治混乱局面。明朝是一个自有史以来出昏君、暴君最多的朝代,其开国皇帝朱元璋就是一个杀人如麻,滥杀无辜极其残暴的流氓,什么千刀万剐,剥人皮,点天灯,制人皮草,做人皮鼓,做猪笼,无所不用其极,也是一个滥杀开国功臣的皇帝,几乎无一幸免。朱棣也继承了其流氓老子的衣钵,虽然有所谓修撰《永乐大典》的文功,五次亲征蒙古,郑和下西洋等武治,那都是出于炫耀的所谓开明盛世的遮羞布,也难于掩盖其篡位、 建文帝忠臣妻子,活剐三千宫女的残暴史实。白狐为了救“我”——明朝大才子解缙,不惜以身挡刀拭剑,暴君朱棣见色起心的情节,也就顺理成章,但解缙自有文人的风骨,宁折不弯,宁死不屈。于是白狐苦苦再等待五百年之后,明朝大才子解缙转世为当代凡人“我”再续前缘,白狐用千年的修行换来今生100天的短暂恩爱相会。作者笔下的狐仙是何其有情有义,文章看似荒诞,细想却有道理,歌颂了感恩、忠于爱情等等这些优秀品质。全文文笔流畅,文风自然,歌颂了真善美,鞭打了假恶丑,表面看似荒诞,实则有深刻主题的好作品,推荐阅读。【编辑:楚远航】

1 楼 文友: 2015-07-11 20:46:00 感谢俺是王月赐稿星月!祝创作愉快! 年少时卖过菜,做过建筑小工,当过工人,做过会计,搞过管理,出过国。经历复杂坎坷。我的文集地址:http://www.vsread.com/index.php/space/myspace

2 楼 文友: 2015-07-11 20:48:4 白狐为了救 我 明朝大才子解缙,不惜以身挡刀拭剑,暴君朱棣见色起心的情节,也就顺理成章,但解缙自有文人的风骨,宁折不弯,宁死不屈。于是白狐苦苦再等待五百年之后,明朝大才子解缙转世为当代凡人 我 再续前缘,白狐用千年的修行换来今生100天的短暂恩爱相会。作者笔下的狐仙是何其有情有义! 年少时卖过菜,做过建筑小工,当过工人,做过会计,搞过管理,出过国。经历复杂坎坷。我的文集地址:http://www.vsread.com/index.php/space/myspace

 楼 文友: 2015-07-11 20:49:14 文章看似荒诞,细想却有道理,歌颂了感恩、忠于爱情等等这些优秀品质。全文文笔流畅,文风自然,歌颂了真善美,鞭打了假恶丑,表面看似荒诞,实则有深刻主题的好作品,推荐阅读。 年少时卖过菜,做过建筑小工,当过工人,做过会计,搞过管理,出过国。经历复杂坎坷。我的文集地址:http://www.vsread.com/index.php/space/myspace

4 楼 文友: 2015-07-12 07:17:00 问好,王月!凄美的爱情故事,让读者动容。

5 楼 文友: 2015-07-17 08:22:41 天哪,声音都一摸一样,我想起她的良苦用心,不禁再次泪如泉涌。然后我感觉一只手递给我一张纸巾,我接过,接着我的另一只手被一只柔软细嫩的手握住,这绝对是她的手,我贴到脸上,痛哭出声 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如何给儿童止咳安全用药
消肿止痛有什么草药
产后感染不良后果
止咳药不含防腐剂效果好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