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尿红墙与北京马拉松解决尿的问题真有那么难

2019-06-09 02:53: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儿童头痛又发烧怎么回事
小儿病毒性感冒原因
小儿风寒感冒吃什么药

马拉松再次成为公众热门话题,但是“成名之路”却又是“出于错误的原因”,这不禁让人感觉有点遗憾:去年是因为广州马拉松跑死人,今年是因为北京马拉松尿红墙。

沿途随地小便现象,主办方同样难辞其咎。很多跑马拉松的人,对于被笔者戏称为“马拉松尿频”的现象应该都有体会:起跑前两三小时你要上几次厕所,刚开跑不久又会萌生尿意,需要解手的频率远高于平时。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北马组委会告诉该报,今年天安门广场起点处设置了300个移动蹲坑;比赛途中每5公里设一处流动厕所,每处厕所有两三个蹲坑,“选手就地如厕并非由于厕所不够造成,而是属于不文明现象”。

笔者看到的现实情况是,有3万人参加的今年北马,除了起点有多辆流动厕所拖车外,赛道中途只留意到一排(约五六间)显眼的流动厕所,终点广场上还有两个长排。本人唯一一次中途如厕,是在大约10公里处借用一家证券公司的洗手间——因为很不好找,一进一出花了好几分钟时间。即便组委会的说法属实,北马厕所总数不过四五百个,而规模相近的伦敦马拉松流动厕所数量多达1250个,途中就有500个。从第2英里开始,每英里(1.6公里)都标有“厕所在前方200米”(TOILETS200METERSAHEAD)、“厕所在此”(TOILETSHERE)的醒目字样。

同样有三万多人参加的今年东京马拉松,起点设有618个临时厕所,沿途另有约500个。假如厕所的数量充足、标识明显,选手不需要跑远路、排长队,相信没有多少人宁愿站在路边方便。

再看蔚为壮观的“尿红墙”现象。每年北马在距起点1公里出头、位于天安门西侧的新华门旁边,都能看到成排的选手面朝府右街的红墙站着撒尿。今年甚至有位洋妞被拍到脱裤蹲溺,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架式。

对很多人来说,这种行为的象征意义大于解决内急的需要,它被称为30年北马的最出名传统,尽管今年赛后组委会有人故作惊讶地声称:“这种行为出乎我们意料!”

我们来听听关于“尿红墙”的各种评论:“这两天,逢人就会被问:你去尿了没?”“不亲自尿一次,你都不好意思说参加过北马。”“你以为大家对北马的热情都是为了跑步?他们一年一度等的就是这个安全尿红墙的机会。”“这是北马最欢乐的保留节目。”“不尿红墙非好汉。”……

显然尿红墙已蜕变为针对“红墙”所代表的政治符号的某种宣示,一种大众行为艺术。有人担心经过今年媒体的大肆炒作,这一“经典仪式”可能从此遭严禁并彻底消失。其实对这种基本无害的恶搞行为,有关部门不妨宽容些、一笑置之,以显示执政者的度量并没有变小。

举个极端的例子:1989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决焚烧国旗合法、属于受保护的自由表达后,很多人猜测星条旗从此将“烽火四起”。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美国国内焚烧国旗的事件反而近乎绝迹。因为连烧国旗都合法,那烧它还有啥意思?

于是我在想,如果政府开明地看待这件事。索性就指导一处“大众娱乐行为”,让那家尿去吧,毕竟生活在这个年代的民众压力太大了,宣泄一下无伤大雅。或许还能得到大众的好评呢!总是觉得我们的政府太严肃了,让人少了好多亲切感,身为子民就是一种缘分,干吗要搞的这么僵硬呢?

(资讯责编:孟定勇)

为什么热水器烧不热水?那你安装方式肯定不对
瓷砖空鼓原因及检测办法
楼市深度调整 中小地板企业面临生存之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