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重开地府 第三十八章 贺礼

2020-01-16 21:58: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开地府 第三十八章 贺礼

秦士被徐进的话惊到了,他目光惊疑,双眼中写满了不解,良久后方才回过神来,语气既激动又难安,涩声问道:“未知徐兄此言何意?”

徐进面上一笑,却不言语。

秦士一见如此,心中顿时有了定计,按捺住忐忑的心情,重新给徐进见了一礼,拱手道:“还请徐兄教我!”

徐进嘿然一笑,等秦士真弯下腰去时才摆手道:“秦兄折煞小弟了。”

说罢双手虚托,做了个谦让的姿势。

秦士顺势起身,再次打量了眼前这个行事惊人的家伙一眼,问道:“徐兄当真是寻来了……”

说话间秦士小心翼翼地四扫了一眼,发觉周围只有自己跟对方的手下后,才继续道:“当真寻来了人间的女修行者?”

徐进点点头,道:“自然是真的。”

秦士皱起眉头,不放心地问了一句:“可莫要是那些只会点儿旁门偏术的散道!”

徐进闻言神情傲然,不屑道:“秦兄可是不相信小弟所言么?”

“岂敢岂敢!”

秦士忙不迭解释道,事已至此,秦士已把眼前之人看做自己在历笙面前邀功的最大保障,又岂会在这等小事上斤斤计较。

“如今的三界,早已是人道繁盛,群伦大兴,除却那些有千年道统的大派,世俗之中,哪里还能寻得出会道术的修行者,更遑论是女性修行者了。”

这话一说,秦士想想也是,点头附言道:“徐兄言之有理,天道崩碎,那群修行者几百年来都只窝在深山之中,依仗地脉之灵苟存,自保尚且来之不及,又哪里会有余力下山行走人间,散播道统,传承术法?”

“正是如此!”

“可如此说来,世俗之中修行者踪迹难寻,徐兄却又是如何寻来这女子,再者言之,倘若那女子当真是道统传人,必定修为深厚,术法高深,却不知徐兄如何降服?”

从最初震惊中缓慢回过神来的秦士,恢复了正常的理性判断,开始思量起徐进话语的真实性了。

“嘿嘿,这个……却是说来话长了!”

徐进诡秘一笑,上前便附在秦士耳边,轻声嘀咕,半晌后只见秦士惊愕地扫了一眼身后的棺椁,难以置信地说道:“就这般么?”

徐进点点头,一指棺椁,道:“不然等见到历大王,我俩献上此等大礼后,当着大王的面,问询那女子如何失手被我成擒?也正好辱一番他道门中人!”

秦士听后有些迟疑,他看了看那漆上赤红涂料的棺木,上面纵横刻着一些纹路复杂,如若符篆的花纹,半晌犹疑道:“何不现在打开棺椁,让我当面查探一番,也好放心。”

徐进闻言微一变色,道:“若秦兄想要查验一番,倒也无妨,只是那女子道行甚是惊人,眼下不过是被我用些手段禁在了棺中。若要开棺,少不得要破去棺木上的禁锢之术,以小弟的手段,只怕再要制住,怕是有些为难了!”

一听这话,秦士面上疑色加重,可徐进口风一转,又道:“再者说此礼乃是我与秦兄一同所制,献与鬼王,若秦兄插手,小弟怕是要空手而回了!”

本来心中还有少许怀疑的秦士,一听这话,顿时尽去疑虑,他眼神一蔑,轻扫了一眼徐进,嘿然笑着,出言安慰道:“徐兄这是不放心我,怕我独揽功劳么……”

“不,不,小弟没有那个意思……”徐进闻言忙不迭地解释道,话没说完却被秦士一瞪,假意厉色道:“我秦士岂能是自贪功劳的小人,徐兄且宽心,此物既是你费尽周折所得,我秦某又怎能横加染指!”

“秦兄此言差矣,若无秦兄先前指点,徐某又怎能得知此讯,提早着手准备,此礼应当由秦兄与小弟一起,共同进献与大王。”

两人说着说着便在寺门正口推辞起来,弄得手下一众小弟看的咂舌不已,纷纷寻思,原来人和鬼之间的兄弟情谊,竟也能深厚到如此地步,顿时心中暗暗引以为戒,表示十分不屑。

就在双方的小弟都快被这场闹剧折磨得失去耐心时,一人一鬼终于收场。

秦士面上神情为难,重重一叹,道:“既然徐兄如此推崇,我若再不识抬举,那便是不给徐兄面子了,如此也好,此物稍后我便向大王禀明,乃是你我兄弟二人戮力同心,共同所献!”

徐进点头称善,道:“如此最好。”

“徐兄,请!”

解决了心里的头等大事,秦士心情畅快,当下侧开身躯,做出请的手势,示意徐进进寺。

事已至此,徐进也没有继续推辞,也道了一声“请”后,便先秦士一步,昂首迈步踏入寺中。

秦士回头又扫了一眼徐进带来的庞大送亲队伍,寻思里面的贡品种类数量,面上喜色更浓,指着送亲队伍,挥手对手下们道:“让他们都入寺。”

说完头也不回,抬步跨入寺中。

徐进眼尖,一下注意到对方抬腿跨步的这个细微动作,惊道:“秦兄已修至百年之境,凝练出实体了么?”

秦士洋洋自得,伸手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嘴上谦虚道:“多亏了大王寻回的那些孩童生魂,我才能够在这短短时日内一举破障,修成百年老鬼,化出了一身实体!”

在徐进的惊叹声中,这一人一鬼,一路闲聊着便深入清源寺中去了。

紧随其后,一群有几分道行的人类挑着各色贡品,跟一群年岁久远,都快修出人样的鬼魂,在大眼瞪小眼,相互鄙夷的目光中,也纷纷进入古寺。

不到片刻,清源古寺的山门正口又恢复了冷清萧瑟,几缕夜风拂过,激起山林阵阵哗声,山石如咽如呜。

张羽这时起身散去气息,现出身形,站在山石后面轻轻眺望着清源寺,一时没有说话。

姜民声却是面上神情凝重,沉声道:“大人,依现今的情形来看,只怕这清源寺的鱼龙混杂,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深啊!”

张羽赞同地点点头,道:“不错,我原本以为这里只是一处鬼窟,无非不过是聚集了陕省边远一带无处可去的游魂野鬼,可经历了那刘老鬼的事情后,我便隐约察觉到此处非比寻常。”

说罢忽地叹了一口气,道:“便是如此,我也绝难料到,此地阴鬼猖獗,不但敢强掳生人,豪取生魂,就连这些世俗间的势力也要对他们百般讨好,今日看来,隐藏在这清源寺中的恶鬼,绝不简单!”

“大人,”姜民声眼中忧虑之色加重,又道:“这寺庙既已成为龙潭虎穴,我们明闯绝非上策,不如暂时先行退回,再做计较吧?”

“不行,我意已决。”

张羽摇摇头,目中露出一丝坚毅,回头对姜民声说道:“更何况,方才那一人一鬼所言,分明提及到鬼节和鬼王纳妾之事,眼下时临七月半,九幽秽气上升,青冥之气回转,所有尚在人间的孤魂野鬼都会随之道行大涨,我若不亲去,又怎能知晓这寺中图谋?”

说到这里,张羽心中又暗暗思忖,自己化身阴神时日短浅,对如今人间界的冥魂总体情况所知甚少,入那寺中,也正好借此良机,查看一番整个陕省的冥界状况,日后自己若要收复那些幽魂,也能知己知彼,才好对症下药。

有念及此,再不迟疑,甩手将一身九幽气息收摄,便扮作一普通游魂,直往那寺门而去。

姜民声闻言一叹,化出鬼令附在身上,将周身气息敛起,跟在张羽身后,迢然入寺。

(更新在六点半或九点时间,我工作需要倒班,很费精力,更新不够,望大家体谅点,我尽力稳定。)

锦州市惠民医院预约挂号
开封市妇产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白癜风专科医院
江苏治疗妇科医院
岳阳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