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进口大豆冲击3000万豆农

2019-10-09 22:10: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进口大豆冲击3000万豆农

  2001年中国耗资30亿美元,进口大豆约1500万吨,与国内产量持平。洋豆伤农,农业部的官员寝食难安。大豆依靠进口还是自产,中国需要决断。

  大豆生死劫

  没有那一种农产品能像大豆这样,令农业部的官员寝食难安。

  因为据专家预测,中国去年直接从国外进口大豆1500万吨左右,而国内大豆的总产量也不过接近1500万吨。

  悲观者则认为,上述数字未免太乐观了,更严谨的判断是进口大豆已经超过国产大豆。

  如果按每吨200美元估算,1500万吨进口大豆需支付30亿美元——这个数字与进口波音飞机相若——不同的是,中国不能制造大型客机,但至少有3000万农民从事大豆生产。

  “入世后农产品可能遇到的冲击已经提前上演。”农业部种植业司粮油处处长曾令清说,因为今日大豆的困境,有可能会就是几年后水稻、小麦、玉米的困境。

  “大豆现在处在一个危急的时刻。”中国农科院中国作物大豆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常汝镇说,究竟是依靠进口,还是依靠本国生产,到了决断的时候了。

  进口狂潮惊心动魄

  近日,农业部已派出4个工作组,分别奔赴大豆主产区和大豆加工企业,调查大豆的产销状况,调查洋大豆大量进口对产区和加工企业的影响。据称,调查工作即将结束。

  此前,农业部曾提出过“大豆振兴计划”,但是现在“振兴”一词不复提起,代之以“大豆发展计划”。

  之所以不提“振兴”之说,是因为担心农民期望过高,实现不了难以交待。而“发展”显然要温和得多,目标也更为含糊。

  中国大规模进口大豆始于1995年。据海关统计,1995年进口大豆80万吨,此后四年进口量分别为111万吨、296万吨、320万吨和432万吨,2000年则猛增至1042万吨——这一年,中国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

  2001年,这个数字变为1500万吨。

  而在1995年以前,中国一直是大豆净出口国。从净出口国到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国,中国用了短短5年。变化之大,用一位农业专家的话称,是“惊心动魄”。

  进口大豆主要来自于美国、巴西和阿根廷三国。2000年的进口大豆中,美国为541万吨,阿根廷为278万吨,巴西为212万吨。

  价格与品质双重优势的丧失

  为什么要大规模进口大豆呢?常汝镇说,一是食用油的消费大大提高,二是肉禽蛋奶的消费迅速增加。而大豆的两个直接产品恰恰是豆油和豆粕,豆粕可用于畜牧业的饲料。

  这个机遇与国产大豆擦肩而过。从1995年开始,国内大豆产量一直在1500万吨上下徘徊,迄今不见好转。

  与此同时,国际市场上充斥着大量的廉价大豆。

  尤其以美国、巴西、阿根廷为甚。统计数字显示,2000年,美国大豆总产为7500万吨以上,巴西为3750万吨,阿根廷则为2600万吨左右。

  世界大豆市场价格因此一路下跌,国内大豆的价格优势不复存在,遂至大举涌入中国,成泛滥之势。

  曾令清说,我国大豆的单产只有115公斤/亩左右,美国、巴西单产可达180公斤/亩。尽管目前国产大豆的生产成本和美国差不多,大致在150元/亩左右,但是各种非生产性的成本——比如税收、以及企业办社会等——偏高,已经没有价格优势。

  价格优势不复存在,品质优势也无从谈起。进口大豆主要以转基因大豆为主,国产大豆则基本上是非转基因为主,前者含油量一般在19%左右,后者平均只有17%左右。

  中国大豆在国际市场地位的沉浮,与此前的政策取向关系甚大。在强调温饱问题的时代,大豆的重要性自然要让位于水稻、小麦和玉米等高产作物。因此,财政投入就是天壤之别。以山东为例,山东是大豆的主产区之一,该省财政对小麦育种年投入为600万元,大豆仅为10万元。

  专家炮轰3%

  供需缺口为大规模进口提供了可能性,贸易政策则让这种可能性变为现实性。

  1996年,国家调整了大豆贸易政策。新办法规定,我国对大豆进口实行配额管理。普通关税税率为180%,优惠税率为40%,配额内税率是3%。

  如此调整是旨在鼓励进口。因为在1995年和1996年,国内大豆市场出现了短缺。

  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进口配额制度基本上没有得到执行。进口多少大豆,由贸易商自行决定,进口关税全部按3%执行——需要说明的是,执行3%的税率,应该在入世后执行。

  只执行3%的税率,是因为当时许多合资或外商独资的大豆加工企业进入中国,生产豆油和豆粕。这些企业大都有独立进出口专营权,造成进口配额不起作用。

  既然进口配额管理力不从心,管理层认为索性不如放开。由此,国外大豆开始长驱直入。进口大豆的到岸价(FOB)比我国国产大豆平均还要低10%。

  美国大豆的大量涌入,结束了国产大豆价格直线上升的历史。中国大豆市场的价格,基本上由美国大豆价格主宰。

  此后,巴西和阿根廷接踵而入,中国市场的国际化趋势更为明显。

  后来农业部开会时,有专家炮轰这一政策,认为当时是“盲目乐观,政策失误”。

  3000万种植大豆的农民可能不会知道,他们辛苦一年的报酬,已经不是什么天道酬勤,还要受制于整个国际市场大豆的行情。

  最近阿根廷宣布其货币比索贬值,分析人士认为,此举有利于阿根廷大豆出口,国际大豆市场价格进一步走低已成定局。

  豆农不能承受之重

  贸易商之所以大规模进口大豆,是因为获利丰厚。据估计,目前进口100万吨左右的大豆,能够获利大约2亿—3亿元的利润。

  据专家分析,2001年中国大豆总的需求约为2500万吨,但国产大豆和进口大豆总量相加,有3000万吨之多。多出来的500万吨,据称是贸易商屯货所致。

  很显然,如此这般对大豆产业造成的过度冲击,中国农民受到的损害,不是贸易商们考虑的事。

  考虑此事的是政府。

  主产业区的官员们不得不遗憾地看到,农民收入正遭受严重冲击。

  1996年大豆价格为2.20元/公斤,2001年下降到1.64元/公斤,中间一度还降至1.58元/公斤,降幅接近30%。

  如果按照目前大豆平均产量118公斤/亩计算,2001年平均每亩大豆只能实现收入不足200元,而成本大约需要150元钱。也就是说,一亩大豆只能赚取不足50元钱。

  由于缺乏对大豆整体市场环境的了解,近两年,黑龙江省的农民在大豆价格下跌后,以为还会像前几年一样重新暴涨,因而积压甚多。

  “既然国外大豆价格便宜,中国不种大豆行不行?我说不行。”曾任农业部副部长的王连铮说,东北、华北、西北和江淮地区,大量农民以种植大豆为主业,完全敞开国门肯定不行。

  目前我国大豆种植面积一直在1亿亩以上。如果按我国农村人口人均3亩地计算,直接参与大豆生产的就有3000万人。如果中国大豆产业完全依赖进口,这些农民的出路在那里?

  在一份递交给上层的研究报告中,黄守宏博士提出,中国正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战略选择:是主要通过进口满足,还是主要立足于国内满足。

  他的结论是,要立足于国内生产,适当进口作为补充。否则,就容易受制于人。

  遏制进口?

  元月7日,一则引起了国际大豆市场的高度关注:中国农业部正式发布了转基因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并将于今年3月20日生效。

  大连商品交易所——目前大豆交易量列全球第二——立即作出反应。大豆期货价格在经过长达半年的下跌后,出现了久违的大涨行情,连续三日上扬。

  市场人士普遍认为,细则将一定程度上遏制住国外大豆凶猛的进口势头。因为目前从美国、阿根廷进口的大豆中,主要是转基因大豆。

  2001年6月6日,转基因管理条例出台。首次要求所有转基因进口食品的生产和销售必须得到政府的批准。当时曾一度导致美国对中国大豆出口中断。

  中国政府的这一决策引起了当时美国总统布什的注意。去年10月,他在上海参加APEC会议期间,专就这个问题与中国领导人进行了讨论。双方后来达成协议,美国大豆向中国出口才得以恢复。

  此次细则的出台,可视为政策的一种延续。实施细则包括三个条例:安全评估、标识制度和进口安全。

  分析人士认为,对转基因食品贴标签、严格检疫程序,都将增加进口大豆的成本,从而遏制大豆进口。

  此外,在境外公司申请安全证书和国内进口商获得进口批文上,将增加时间成本和风险成本。

  但是市场人士认为,由于没有相应的实施细则相配合,本次政策调整难以执行。

  遏制住进口是一回事,但是,如果中国大豆产量再次攀升,届时销不出去怎么办?

  据说,农业部对这一问题也在进行评估。

退房须知
中超
主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