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无光之月 第十一章 能量型变异

2020-01-17 03:21: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光之月 第十一章 能量型变异

米娅的反应如临大敌,这也不能怪她大惊小怪,能量型变异这种现象虽然很少见,了解的人不多,但确实极度危险,凡是知道这种现象的人都不敢小看它。

这是连传奇阶强者都会感到头痛的异变。

能量型异变是生物学异变,指的是生物长期生活在能量浓度极高的区域内,受到环境能量的刺激,身体由内到外产生的生物学变异。

高浓度的能量对生物来说是一种很危险的东西,能量浓度越高,破坏性也就越大。

在能量浓度很高的区域,如果是普通动物或是低等魔兽,难以对抗周围的高浓度能量,几分钟之内就会被环境杀死,就算是高阶魔兽,在那种环境下连续停留一两天,也会导致自身能量耗尽,身体直接暴露在高浓度能量的环境里,产生诸多未知的不良影响,严重一点的甚至会直接死亡。

因此,像法师塔这种地方,普通人是严禁进入能源设施的,就算是法师们自己,进出魔力池维护的时候,也要非常小心的保护自己,往往是三人一组,一人在外两人在内,就是为了避免发生意外导致人员伤亡。

不过,凡事总有特例,那就是能量型异变。

生物置身高浓度能量环境内,在一些特殊条件下,受到环境的长期刺激,会有很小的几率发生特殊变化。它们的身体会渐渐适应环境中的能量浓度,甚至反过来吞噬掉周围的能量,从而不管是能量强度还是肉体强度都会发生飞跃性的改变。

这是只有强大的高阶魔兽才会发生的小概率生物突变。弱小的生物在突变之前就已经死亡,突变无法进行,只有支撑一段时间,才有突变的机会。

一部分学者曾研究过能量型异变,他们甚至丧心病狂的考虑过利用能量型异变人工制造高阶强者。这些人在一些权势者的支持下,进行了规模庞大的实验,实验对象不仅包括数千只强弱不同的魔兽,甚至还说服了一些黄金阶强者参加,让所有试验品在封闭的高浓度能量环境下生活了一段时间。

不过结果令人失望,黄金阶之下的魔兽全部死亡,黄金阶之上的人和魔兽则没有产生任何变化,事实证明,他们体内的能量浓度和身体素质,已经足以对抗外界的能量刺激了,不经过超长时间的持续停留,以现有的能量浓度来说,还不足以诱发突变,而更高浓度的环境,以现有的技术还无法建造,至于超长时间的停留,哪个黄金阶强者也没兴趣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下呆上几十年,因此实验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

因此,人们只能从偶然出现的特例中去研究能量型异变,在记录里,每一例产生能量型异变的魔兽,都会变得更加强大,实力至少提升一个位阶,造成的破坏也比普通魔兽大得多。

在场的人谁也不傻,听到蜜莉蒂提起能量型异变,再结合魔法塔里的异常现象,只能得出唯一一个结论了。

有魔兽吞噬了魔法塔魔力池里的能量,发生了能量型突变,大家感受到的能量波动和看到的能量异象,其实是由突变后的魔兽体内发出的,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经过四千多年,魔力池里的能量还没有完全流失。

“等等,有点不对。”虎头人身的兽人巴内特习惯性的抖动着脸侧的几根胡子,闷声问道,“就算是魔兽,也没几种能活上几千年吧。”

“有种能力叫休眠。”不等蜜莉蒂回答,米娅就已经替她解释了,“魔兽很多方面比智慧生物厉害,在特殊情况下,它们可以利用休眠度过漫长的时间,曾经有人在蛮荒时代的遗迹里发现过休眠状态的丝绦虫,放到食物充沛的环境中,它居然很快就恢复了活力。那可是上万年前的生物,现在只是四千年而已,并不值得惊讶。”

大家都没什么疑问了,而且蜜莉蒂既然说出来,就说明她利用操控的亡灵,已经亲眼看到了魔力池里的突变魔兽,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

“暴露狂,里面到底是什么?”

“你们不会喜欢的。”蜜莉蒂高傲的目光扫过修尔的脸,似笑非笑的说道,“神官阁下,我可以回答你刚才的问题,事实证明,蜘蛛不会挖洞,至少穴居蜘蛛不会,所以它被关在能量池的房间内,在土里埋了四千多年没能逃出来。”

“见鬼。”有几个高阶佣兵的脸色变得铁青,就连一向雍容优雅满是贵族气质,却总是自称普通佣兵的翼人尤利都无法保持淡然了,“居然是穴居蜘蛛。”

有学者研究过,大多智慧生物,对爬虫类低等生物都有一种天生的恐惧,恐惧的对象各不相同,但基本可以归结到蜘蛛、蜈蚣、蠕虫和蛇四类爬虫。作为其中一类的代表,面对蜘蛛就浑身难受的智慧生物绝不是少数,起码那几位脸色铁青的佣兵就包含在内。

“实力呢?”修尔和萨芙倒是无所谓,“穴居蜘蛛是群居生物,普遍实力只有黑铁阶,不过附近这一窝是……”

“青铜阶。”达克默契的补充道,“我的斥候统计过。”

“嗯嗯,是青铜阶。”修尔点头道,“不出意外的话,突变的那只,就是外面那窝几千年前的失踪人口,按说实力相差应该不大。不过,青铜阶是不可能突变的吧,既然发生了突变,咱们面对的至少是个黄金阶,而且还是破坏力极大的黄金阶。”

“很遗憾,你猜错了。”蜜莉蒂脸上的笑容有点发苦,“以后大家有资本可以向其他人炫耀了,看,我和传奇阶魔兽近距离接触过,而且还是能量型突变形成的传奇阶魔兽。”

“你确定?”米娅板着脸追问。

“你可以用你贫瘠的胸部去验证一下,就知道我是不是确定了。”很神奇的验证方式,不过这时候大家已经没心思去想象了,传奇阶魔兽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生物,尤其是饿了四千年的传奇阶魔兽,它一定不会介意享受一顿送上门来的丰盛美食吧。

“体型有多大?”修尔的追问切中要害,如果只是普通穴居蜘蛛那种六七十厘米的体型,那危险程度倒也可以接受,至少它的胃口不会太大。不过这也只是奢望,能量型突变,往往会伴随着体型增大,就看增大多少了。

“五六米。”

还可以,五六米的蜘蛛,至少一多半是腿的长度,身体不会太大,也就是一成人大小吧,虽然这已经很夸张了,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你误会了,我说的只是躯体长度,它现在还在抱成团睡觉,腿长我暂时还看不出来。”

很好,真是令人喜悦的答案,大家的脑子里已经能想象出一只小山一样的蜘蛛,在一百多个人形蜘蛛囊之间巡视,挑选当晚食物的情景了。

“明白了,大家准备战斗吧。”米娅沉默了一阵,叹了口气说道,“蜜莉蒂你监视着目标,一旦有醒来的迹象立刻通知我。其他人,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做准备,三分钟后进入魔法塔。”

“我反对。”

非常陌生的声音,对每个高阶佣兵来说都很陌生,以至于大家想了半天才回忆起来,这是属于那位总是给人一种神经质的感觉,随时随地都散发着阴冷气息的盗贼的声音。从加入队伍开始,七天来他一共只在自我介绍时说过一句话,就是爆出他的名字——弗莱森,之后就一言不发,再也没和其他人交流过。

“我们是护卫不是猎人,你给的任务是保护挖掘队,不是剿灭传奇魔兽。”

必须承认,盗贼弗莱森说的很有道理,保护挖掘队和剿灭传奇魔兽的难度可是天壤之别,风险不同,价格也完全不同,他的反对才是正常的。其实不止是他,大家的表情多少都有些不情愿,显然对米娅的决定不太满意。

“现在就是在保护挖掘队。”米娅比他的声音还要冰冷,“不解决这只蜘蛛,挖掘队必然会受到严重威胁,所以我的要求并没有超出任务范围。”

“主说,对待未知要保持足够的尊敬,不可狂妄自大,做出超出自己能力的愚行,主之言,即为世间真理。”修尔干咳一声,手指画圆,“对待未知的突变魔兽,还是重新把魔法塔埋回去为好,既然沉睡了四千年,就让它继续睡下去吧。”

“很遗憾,魔法塔打开了,周围几公里范围内的能量平衡已经被打破,咱们虽然感觉不到,但对它一定会有影响,它很快就会因此而醒来。”

“之前它会老老实实的,是因为有魔法塔的防护在阻止它,现在失去了防护,十几米的土层可不一定能拦得住它,一旦它破土而出,先不说咱们来不来得及逃掉,就算咱们侥幸逃脱了,七十公里外的砂砾城就会成为它最好的猎场。这种边陲小城可没有那么多强者保护,在有传奇强者受雇解决它之前,你觉得砂砾城会有多少人被猎杀?”

修尔一摊手,虽然没有直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死多少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身后,萨芙咬着嘴唇,轻轻拉了拉修尔的衣角。害羞的女剑士很体贴的没有公开反对修尔的想法,只是用只有两人能觉察的小动作,隐晦的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酬金加倍,魔兽尸体归青之塔。”米娅冷着脸盯了修尔半天才说道,“所有人都一样。”

“主说,要用爱己之心爱人,要像保护亲人一样,保护每个需要帮助的弱者。主之意愿,即为吾之意愿,赞美无光之月,圣哉。”修尔抖抖圣袍,一脸圣洁的拉着萨芙跨前几步,站到了米娅身边,“以圣之名,为了保护砂砾城的平民,即便是传奇魔兽,我也无所畏惧。”

你的脸呢?高阶佣兵们忍不住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修尔,不愧是资深圣职者啊,怎么都能给自己的行为找出借口。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各位还是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比较好。”几秒之内,修尔已经彻底改变了立场,“你们真以为,自己还能置身事外吗?”

不,我们并没有这么认为,都是你自己说的。

“不错,在它醒来之前,你们的确可以选择扔下挖掘队逃离此地,这边有现成的食物,它也顾不上去追赶你们,你们有很大几率逃掉。不过你们似乎忘记了地下避难所的存在,如果你们选择逃离,为了保护普通人,我们也只能命令佣兵们进入避难所避难,一百多人挤在里面虽然会极为拥挤,但维持几小时还是能做到的。有青之塔的法师在内部加固,我想短时间内,它很难突破避难所的外墙。”

修尔的声音很平静,也很柔和,但说出的话却让人感到一阵阵寒意。

“你们觉得,一边是难对付的墙壁,一边是在空旷的旷野上落单逃窜的美味猎物,饥饿的突变蜘蛛会选择哪边?”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选择好对付的那边了。

“所以说,我不反对大家撤离,只是提前提醒一下,撤离之前先考虑好,自己有没有避免自己成为猎物的好办法,如果没有,那就只能祝大家好运了,呵呵,我……”

修尔突然说不下去了,嘴角一阵抽搐,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威胁的对象中,一个翅膀都没懂就飞上天,在空中舒舒服服的保持侧躺的姿势,至于另一个,呃,饥饿的蜘蛛会对一颗树感兴趣吗?应该是不会吧。

“诶?我只是一棵树,你为什么要这么盯着一棵树看?而且是一颗没穿衣服的树?难道你已经饥渴到要把魔手伸向植物了吗?”树皮蠕动,显露出莫瑞娅的模样,“什么?撤离?呦呦呦,啊,不对,我现在是树,哗啦哗啦哗啦,你这个人是不是傻,树根本不会动了,怎么可能撤离,你见过一棵树踩着碎步走来走去的吗?”

嗯,见过,就是现在见到的。

修尔突然觉得头很痛,世上最难对付的,就是头脑不怎么正常的家伙了,尤其这样的不正常的还不止一个。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翼人。”

嗯,没人说你不是,大家已经懒得说了。

“你们不觉得突变魔兽很有趣吗?”

不觉得,只有翼人无可救药的探索欲才会对这种东西好奇,我们只想让它赶快变成尸体。

“我当然要留下来啦,这么有趣的生物,不见识一下怎么行?”

很好,我居然找出了她话里的逻辑性,我简直太厉害了。修尔终于理解米娅为什么总是面无表情了,如果经常和这种思维异常的异类打交道,不努力保持冷漠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疯掉吧。

不过疯不疯的以后再说,现在有这两人的支持,高阶佣兵里两个阵营人数上的比例已经发生了逆转。

带着淡定的微笑,修尔平静的看着还没表态的几人,看来一切已成定局了。

甘肃省武威肿瘤医院怎么样
伊春市中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那里治的好呢
云南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西安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