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雷士照明董事会失控 停工厂区仍有序

2020-01-16 21:34: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创始人吴长江(微博)已经离职数月,但整个惠州工厂,似乎全被挺吴派控制。

阎焱当然不在这边上班,施耐德的高管来这里停留的时间总共不超过8小时。 一位中层说。在雷士照明董事会拥有多位高管且持股比例很高的施耐德,被厂区里面的条幅痛批: 滚出去! 记者在这个工厂里采访,也不时听到对二股东软银赛富高管阎焱不满的声音。

二股东软银、三股东施耐德和董事会高管对雷士照明有些失控,而那个 只是在微博上看到他发言,三个多月没有联系上 的吴长江,似乎仍然是这个工厂的主宰。

停工厂区很有秩序

7月13日早上的惠州,天气闷热。记者乘坐的的士刚停在汝湖镇雷士照明工业园门口,身着制服的保安就主动横过马路来询问,得知记者身份后,有专人将记者带进厂区。厂区内挂满了类似于 施耐德滚出雷士 的条幅,白底黑字,非常扎眼。与这些横幅相邻而挂的,是类似于 吴总是我们雷士的精神领袖 的横幅。

早8点左右,雷士惠州工厂的员工按部门聚集,带上黄帽子后,在条幅上签字,而后围着厂区走,一度还走到了工业园前面的马路上。

据了解,惠州在前一天晚上就劝解员工要理性、克制,雷士照明惠州工厂的多位中层也表示他们曾劝员工不要冲动, 不过有时候控制不住,今天他们差点就冲到马路上去拦车了,员工要维护自己的利益,如果解决不了,他们会有过激举动也不一定。

这些雷士照明的中高层人员均表示力挺吴长江,反对施耐德的不作为,并对阎焱表示不满。他们一再强调,这些工人是自发性地停工,没有人组织。当记者问起最早自发组织停工的是哪个部门、哪个小组时,对方并未给出具体回应。

记者注意到,这个停工的工厂,并没有完全 瘫痪 ,依然很有秩序。厂区办公楼电梯内铺有一张 星期五 字样的地毯,工作人员说,该厂区的电梯间还是像以前那样每天更换地毯。

在办公楼里,记者随意走进了一些办公楼层,员工在早晨的活动结束后都回到了办公室,有的在浏览网页,有的在用聊天工具聊天,车间工人也回到了车间。

中午11点半左右,厂区突然响起了音乐,吃饭时间到了,一切仿佛并未失控。

当日上午,惠州市有多名负责人来到厂区,记录现场情况,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截至当时,惠州地方应该还未与阎焱及施耐德方面联系。

雷士照明一位中层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吴长江事先对包括停工在内的一切情况毫不知情, 我们最近一次和他联系还是3月份的事,后来都是通过微博等公开途径去了解事件发展。

创投的肉,我们的命

在雷士照明,无论工人还是中高层,都更愿意从情感的角度去解释他们为何如此支持吴长江。他们说,吴长江是优秀的企业家,他们很多人跟着吴长江创业至今已超过10年,而施耐德和软银赛富进来后,公司经营持续下滑。

在工厂里,记者看到一些面积很大的车间空空荡荡,没有设备,也没有人,地上是散乱的杂物。按照工厂管理人员的说法,这都怪施耐德,施耐德的人空谈多于行动。

以前我们这个级别的人,电话可直接打给吴长江,有事可以直接找他,不用预约。 在雷士照明一位高层眼里,吴长江是实干派。金融危机时,吴长江要求下面的人不能以危机为业务下滑的借口: 照明市场的份额我们才做了1%,空间大得很,一个危机影响不大!

这位高层认为,施耐德不是善辈,不想做大雷士,他引述了之前施耐德蚕食惠州另一家企业齐胜亚洲的例子。 我之前也希望施耐德进来后能带来好的东西,但结果不是这样。 用这位高管的话来说,雷士照明或许只是创投眼里的一块肉, 但雷士是我们的命!

近期吴长江辞职后,雷士员工、经销商、供应商与施耐德派驻的高层、软银赛富会面,双方言辞激烈,前者一致支持吴长江。

据记者了解,吴长江一直以来重视与经销商、供应商的关系。早年,吴长江曾与另外两位创业股东发生分歧,一度出局的吴长江最终靠经销商的支持夺回了控制权,另外两位股东拿钱走人。

综合近日记者采访获得的信息,吴长江能够获得经销商支持,除了平时重视与经销商的人情交往外,更多的是源于单一经销商的模式,这种模式使得经销商依附于吴长江。而阎炎(微博)直至现在,仍然坚持要改革雷士的单一经销模式,打造雷士自己的经销渠道。

如果失去吴长江,经销商利益可能受损,而经销商环节出问题之后,将直接导致雷士照明订单减少,进而导致员工收入减少,很多员工都向记者反映收入下降,至此,员工也被卷入这场风波中。

雷士照明原有的经理人则担忧,施耐德进来后,会快速清理管理团队,其利益不保。按照员工和经销商向董事会提出的要求,如果吴长江回来,他们或可得到更多员工期权,经销商代表也可以进驻董事会。

不过,对于这一切,阎焱的回应是,施耐德成为了假想敌,实际上施耐德是希望与雷士好好合作,因为施耐德在业务上与雷士没有竞争和重叠。

与几年前一样,从目前的局面来看,挺吴派的行动似乎有点效果了。

阎焱坦言,这一群体性冲突的激烈程度,超乎了他的预期。他表示,董事会可以考虑让施耐德方面的几个人离开,但对于期权和经销商代表进驻董事会则不让步。

截至目前,吴长江及阎焱似乎都有了 议和 的表态。但不靠股权优势也能控制公司的故事,能否在吴长江身上重演,仍没有答案。

 

瑞金医院古北分院预约挂号
凉山彝族自治州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治疗好的医院
中山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武汉看白驳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