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终碑之界 第一五七章、主公与军师

2019-09-16 13:59: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碑之界 第一五七章、主公与军师

一边的关备着急起来,他忙脱下自己的大氅,一边喊着:“疯了,疯了……”,一边向关飞奔去,将外衣披在了关飞的身上。

无师傅冲厨子diǎn了diǎn头。厨子一闪身到了关飞身边,拍了拍关飞的肩膀。顿时关飞双眼炯炯有神,眉毛头发都长了出来,浑身上下也由烤肉色变成了正常色。老大也很合时宜的替他把大氅裹紧。

关飞看了看身边这二位,伸手扯过大氅捂住某个部位道:“我有事,先走了。”説完他扭身就向木屋跑去。老大扭头看向老二道:“二弟,快去给关飞找件衣服让他穿上。”关长应了一声,向宫殿跑去。

厨子一闪身,回到了无师傅的队伍。无师傅道:“这位先生,我们可是要接着比下去。”老大道:“不用了

,看了刚才救我三弟的那人的手段,我就已经知道不是你们的对手了。我认输。随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无师傅道:“我们并不想怎么样,只是想让你们不要再做这种无谓的折腾。”

老大还是有些不服气,他争辩道:“我们这怎么叫无谓的折腾,我们这叫生命的呼唤,尊严的呐喊。刚才我就説了,我们不会因为自己力量的薄弱而放弃抗争。”

厨子有些不耐烦的道:“我也説过了,你们那叫找死。而且不知是自己找死,还带着别人一起找死。你们这是害人。”无师傅道:“你们这叫匹夫之勇,是难以成功的。你们是受到了别人的蛊惑,做了别人手中的棋子。”

老大有些不服气的道:“像我们这种dǐng天立地的人怎会做别人的棋子。天绝王我们都不怕,天下还有谁敢在我们面前叫嚣,敢利用我们?我们怕过谁,怕过谁?”

这时,关飞穿着一件艺术家摸样的衣服从木屋里跑了出来,边跑边喊道:“大哥,你难道就真的认为,世上的人的觉悟那么高,会跟着我们送死吗?我早就説过这事情不正常了,可你总认为天下万物觉悟高,连苍蝇都不惜罕去逛天绝王家的厕所。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老大暂时处于劣势,以一对多,形势对他很不利,一直支持他的关长在找衣服这件事上做的也很不利索,这会功夫都能现做出一套来了。

“唉!”他叹息了一声,呵斥关飞道:“你闭嘴,这没你什么事,你赶紧爱干嘛干嘛去!”

关飞知道自己説话分量不行,但此刻正是充人场的时候,他怎能退缩。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悠哉的回答道:“我现在就想坐着歇会!”

老大不想再费口舌,他的理想是不会动摇的,而这些人是不会了解他的理想的。他转身就向大殿的方向走去,想要离开这里。

厨子又是一闪身挡在他的身前,迫使老大停下了脚步。厨子加重了一下自己面部的阴沉气息,颇有些威胁意味的问道:“今天这事必须有个答案,你是接着折腾,带着别人送死,还是消停的追求别的理想?”

老大若有所思了一会道:“如果我接着折腾会怎么样?”

厨子又加重了一下面部的阴沉气息,威胁道:“你猜不出来吗?”

老大开始认真思索眼前的状况:接着闹腾,看结果可能是立马嗝屁,自己这一千年的修行,如今才刚刚摆脱了孤陋寡闻的状态,为打倒天绝王的理想才奋斗了短短的四年,连天绝王的真身都没见到,死了真有些可惜、遗憾;可如果不接着闹腾的话,怎么对得起这普天下有血有肉有骨头、陪自己奋斗了四年的有志之士啊?

正在老大犹豫不决之时,哭丧的声音突然从庄园的方向伴着脚步声传了过来。众人纷纷好奇的将注意力转移了过去。

诸葛暗带着一群有志之士中的精英——庄园里的几百个谋士,哭爹喊娘的向着老大奔去。到得近前,诸葛暗率先跪了下来,谋士们参差不齐的也跟着跪了下来。

啊、嗯、唉、嗷、嗨的哭声此起彼伏,捶胸、打头、扇耳光的暴力行为相互照应,眼泪、鼻涕、哈喇子没一会就把地面浇湿了。

诸葛暗以头杵地,嘣嘣嘣的几下就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这个出乎意料的杵地结果迫使他双腿捣尺了两三步,以便选择另一块地方接着杵地。当然,在挪窝的过程中,为了弥补杵地声不足的缺憾,他张大嘴巴,大吼大叫了几声。

这几声声势之大直接盖过了身后几百人的队伍,让那些谋士们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惊恐的四下张望。

诸葛暗吼叫完毕,也挪完了窝,正要接着以头杵地,突然发觉身后没了声息。他眼睛一转,迅速意识到自己的带头作用发挥过头,吓着人了。

为了将工作做好,他赶忙回过头去,放低音量哭喊道:“是我刚才太伤心了,你们难道不是像我一样伤心吗?”

众精英微一寻思,又接着刚才的活计忙活起来。诸葛暗见众人都各自忙活起来了,赶忙转回头,也忙活他的去了。

这次他吸取了刚才的经验教训,没有以头杵地,改为以手拍地,啪啪啪的声势和刚才也差不了多少。

哭嚎的工作终于进入了正轨,可以持续的不间断的进行下去了。

老大看着手下这群有志之士,一时有些不明所以。他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让他们好好表达表达自己的思想为好,于是他等了一会。等诸葛暗挪完了窝,拍了会手,他依然只听到持续不断的噪音,未见有什么个人观diǎn表达出来。

他有些不耐烦却又颇为关怀的劝阻道:“各位这是怎么了,为何如此大哭?”

有志之士们大概觉得还没把本职工作做好,他们不仅毫不理会老大的问候,反而更加拼命的哭嚎起来。

老大觉得可能自己的语言没组织好,关心爱护没表达出来。他绞尽脑汁的开始组织起更能表达关心爱护的语言来。

这时一边的厨子突然高叫道:“还有完没完,不想死给我闭嘴。”

有志之士们赶忙停止了哭声,坐在地上,休息了起来。

诸葛暗狠狠瞥了一眼厨子,然后又很委屈的对着老大哭诉道:“天下义士之首,伟大的主公,听説你要放弃消灭天绝王的伟大理想,放弃我们这些有志之士。我们心中悲痛,特此前来痛哭,哀悼。”

关备道:“军师何出此言。谁説我要放弃理想了?老婆、孩子、身份、名誉可以放弃,但理想是绝不可以放弃的。我终会和你们这群有志之士、和天下的有志之士一起消灭天绝王的!”

诸葛暗为了增强天绝王的信心,扯起嘶哑的嗓子,唱了起来:“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关备听了这歌声,颇有些为难的道:“军师,不好意思!我还是喜欢女人的!”

诸葛暗听关备会错了意,急忙道:“主公,我也是喜欢女人的!”

身后的有志之士也附和道:“我们也是喜欢女人的!”

天行看着这一切,就像看着一群流氓在为了流氓事业而宣誓。

厨子乐呵呵的听着诸葛暗和关备间的谈话竟有些不忍心打扰怕坏了这好戏

关备见自己和众有志之士在某些重要方面没有分歧不由的放心的diǎn了diǎn头。“相信我,我是不会放弃理想的。”

诸葛暗为了避免再出现误会,仔细组织了一下语言,回答道:“我们这里所有人都不会放弃理想的。”

“我们不会放弃理想的!”身后的有志之士再次附和道。

“是吗?”天空之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接着一个瘦削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

“天绝王!!!!”诸葛暗和关备、关飞同时喊了起来。

有志之士们愣了愣神,也大喊道:“天绝王来了!!!冲啊!!让我们群殴他!!!”喊完,群情激愤的人群站起身来,快速向天绝王冲去。

诸葛暗赶忙大声阻拦道:“别激动,别激动。用不着你们动手!”

厨子喊道:“你们不知道天绝王有多厉害吗?”

有志之士依旧唧唧喳喳的道:“能有多厉害!我们这几百人都能让他俩。有什么了不起!”“鄙视他!”“快滚蛋!”“我要和他单挑!”“我让他一只手!”

天绝王竟然没有生气。他一抬手招呼道:“大家好!我就是天绝王。听説你们遇到困难在找我。为了体现个人乐于助人的精神,我特地来看看你们,”

关备颇为激动,没想到嗝屁的日子竟然突然就到了。他咬咬牙,切切齿,大喊道:“天绝王,你既然来了。我也没什么好説的了。就跟你拼命吧!”説完他就向天绝王冲去。

这时,一边的诸葛暗突然伸手拦住了他:“主公不要着急,我的师父説过,他可以打败天绝王。”

关备喜出望外,真想和诸葛暗来个拥抱,但考虑到对刚才诸葛暗的某些取向问题还是不很确定,他不得不谨慎一些,以免一起误会。“军师,你的师傅在那里?快请他出来!”

小儿积食发烧症状
宝宝拉肚子的饮食
营养不良该怎么给孩子补
什么中药可治手足麻木
分享到: